【FSN】天空之下、大地之上

“为什么你、你已经……archer、明明你已经……”

少女的声音含着苦痛和哽咽,却不是为任何人、也不是为了任何事而感到悲伤。

只是像往常的她一样,为什么感到不公平一样——为了自己以外的“某事物”而流泪。

啊啊,少女很聪明。

和认识她的时候一样,她仍然聪明、强大、机敏,虽然稚嫩,却不肤浅。是个好女孩,最终会变成一个好女人吧。

尽管还是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,尽管现在还能轻易地被“卫宫士郎”打动。但、她那颗清醒敏锐的心是不会改变的。

——她比谁都要先一步抵达答案,看穿了骑士的命运。

少女喉间发出抽气的声音。难以忍受、说不出口、令人作呕,恐怕正是她此时的想法——那张惹人怜爱的脸上,正因为可憎人生的苦楚而满是眼泪。

“优等生就别这样哭了吧,凛,毕竟那不是远坂家的计划。所以也不必为这个感到痛苦。”

骑士像第一次见面一样,微笑着将事实陈述出来。

的确,他与少女并无关系。以后也不会有,过去也不会有,只有现在短暂见面的数个光景当中,他还给少女带来数之不尽的麻烦和灾厄。

怀着自身即是一次性用品的念头,他先一步划清和少女之间的界限。

原本,就不应该有什么维系两者的机会。

他曾经对她的求助背过身去,当然也曾经给她留下背叛和羞辱,只有战斗维系着他的目的,只有、一如既往地给敌人留下胜利者的背影这回事,还没有放弃。

骑士背对着少女。

如同背对漠不关心的路人,处死他的审判者,被他打倒的敌人。

立场不同而已,凛——他这么说,或轻蔑,或淡漠,或带点教训意味,如同年长的师生友人,谆谆教导社会经验不丰富的女学生世上到底有何种怪兽鬼影——那不是背叛,只是、立场不同。比起服从临时的同伴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仅此而已。

真是无耻——

无论作恶多少次,作恶永远都是作恶。即便彰显存在方式的合理性唯有作恶,唯有伤害,唯有杀人,但将之合理化的自身又是多么的无耻和愚不可及啊。

真是无耻——

若是可以,就所有人都要救。若是可以,便所有人都可杀。

醒悟过来已经为时太晚,骑士没有步入圣者的旅途,没有救助任何一人,仅仅是不断、不断、不断地杀人而已。

明明那么珍视日常,明明那么珍视人类。

明明那么……

——在挥刀的瞬间,这一切都结束了。

所以、骑士才说得出那样的话。

“所谓master,不过是临时的同伴而已。”

在充满瓦砾的庭院当中,面对少女的质问,安然地等待着少年入场的骑士只是简单地将这句话传达出来。

虽然知道听在她耳朵里,多半会认为自己已经背叛了。但,自己在做的事情也和背叛没什么区别。

啊啊,的确,只不过是临时的同伴而已——比起从者,雇佣兵却是永远的职责。生前比死后更重要的倒错,已经没有办法去纠正这个错误。正因如此,骑士才能做到残酷地对待她。

只要、只要机械还能想起所行为何——总有一天就算是骑士自身也能够取回光辉。

……也正因如此,骑士才会试图抓住点什么希望。

“真是的,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。”

理应如此,可别给我像她一样出点什么岔子啊。骑士喃喃自语,saber已经消失,安全退场的骑士王回到了那个遍布血与死亡的山丘中。与现如今交错循环的无尽地狱相比,或许属于她的那个时代才是安全的避风港。

这次的圣杯战争落下帷幕,既没有胜利者,也没有彻底失败之人。和重复了数次的“往常”一样,圣杯被破坏。

那种东西本就不应该给予任何人,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幸福——此即为,第五次圣杯战争的结论。

寺院渺无人声。

清晨的雾气从被削平了山头上散去,逐渐露出其下残留的众数森林。

初升的太阳从远处的群山上冒出一角,正朝着这片差点经历人类史上最大最恶事件的土地播撒光芒。那接近黄金的光线正如同温泉的水流一般,给骑士全身带去虚幻的温暖,还有解决了事件的轻松感。

“呼……”

骑士长长地吐出气息。

“要是有杯热咖啡就好了。恩,再来个煎蛋和和风早餐。”

尽管眉头还是皱得紧紧的,武装破烂、武器化为粉末、缺乏大圣杯的维系,加上长期离开御主的供给,连留存于世的魔力都已经见底的骑士却轻松地笑了起来。

“要是有个厨房就好了……”

那是空虚的愿望,但搞不好或许是这个圣杯战争中最后的愿望。

接下来,只要等待黎明到来。

魔力会在黎明初绽时彻底用尽,那时只要自身消失,即可结束此次的圣杯战争。

接着,骑士会投入下一场战斗当中,取得胜利。

计划着将要到来的事情,骑士静静地领受着临死前最后的光与风。

被骑士所忘记了的景色逐渐复苏,太阳升起。

然而少女却比谁都早一步,在无人降临的山丘顶端找到他。

“archer——”

“……凛?”

骑士没有收起惊讶的表情,仅仅是用背影将一切掩饰起来。

挥舞着手臂,同样也浑身破烂的少女蹦跳着跑过凹凸不平的山地,就好像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。她往日如同羚羊一样健美的双腿也有些行动不稳,那到底是因为被黑泥所侵蚀而造成的影响,还是因为魔力用尽了而行动稍微有些不灵活呢,骑士想着,放任少女跑到离自己还有数步的距离。

——少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终于停止了。

好像,在这里就已经是最后能触碰的底线一样。


评论(1)
热度(18)
© 天之逆月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