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ATE】【片段灭文】【枪弓】弓兵痴汉电车

  lancer握住archer的脸,极认真地看过去,看到眼底神色一览无遗,要把archer前生后世来历都看个干净,弄清这不着调的弓兵是从哪里来的恶鬼,偏偏和他缠斗在一块。

  archer被他看得不自在,摆摆下巴要挣脱那两只钳子样的手,却突然眼前一暗。

  嘴唇上穿来湿润的感觉,有点咸。像是汗水,又像是血。只是没有那么甜。

  早班车还没开,静静地停在车道上。私下无人,禄山之爪蠢蠢欲动。lancer慢慢地吻过这男人每一寸脸颊,带情欲也像是嘲讽,吻的两个人的肌肤都慢慢烧起来。分不清怒气还是欲火。

  好男人,archer钢一样的侧脸绷直了,冰冰凉,不近人情,好像从不曾在世上生活过。但眉梢眼角,都曾经为谁一颦一笑,沾染烟火气息。

  只是,再也不再有机会。作为servant被召唤的英灵本身就是生前的浓缩,真实程度不会超过一磅橙汁冲剂。没有过去,无所谓未来,一勺开水就能重来的时光,只有现在可以稍微享受。

  此时此刻,archer只能被枪兵作上等三文鱼似的又舔又吻。用手推,推不动;打,也毫无效果。渐渐的,他也不再动手。lancer从舌尖尝到一点带着愤怒的软肉,用尽全力抗拒他的节奏,一副放弃抵抗的样子。

  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别生气。”lancer放开手示意老子可是正人君子,顺带千钧一发格住archer打算断他子绝他孙的那条腿,一脸正直从上往下看。

  archer愤恨地喘气。

  眼前的男人极无辜,极天真也极度现实。archer的灰色眼睛因这一吻茫茫然地往上看他,宽阔肩膀,漂亮腰身,不知为什么有种山野雪豹的灵动。

  有一滴泪。只有一滴挂在银白睫毛上,将倾未倾,有种微妙的脆弱。

  lancer心里莫名一痒,凑身上去又要耍流氓,还未舔到,便给archer一推推到旁边去。

  杀气腾腾的钢色眼睛刀子也似地睁大,就差真的把人扎成筛子。无奈裤子还在人家手里,下身光溜溜的,莫名带了几分恼恨,几分退让。欲语还羞,在lancer眼里当真十分可爱,不能更多。

  archer状甚头痛,只一字一句道,“你做什么?”


评论
热度(20)
© 天之逆月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