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ate/stay night】【枪弓】无鞘之刃和受训之犬(2)

人在幼年的时候,都有世界围绕着自己旋转的错觉。骑士对这样的说法不置可否。有人能将这份错觉延长下去,有些人却早就醒悟了——世界是一片的混沌,而且还善于欺骗有所求的人类。

世界并不是围绕着人类旋转的游乐场,这一真理,如同梦中的远景一样晦暗不清。那到底是人类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掩盖呢?骑士思索着,人类如果不感觉自己是重要的就无法活下去,但在死亡面前,人人平等。

库丘林就在眼前,朝日升起,泥泞的道路不能阻碍他们的脚步。骑士迟钝地,抬起眼睛追随着自己的主人。飘动的蓝色披肩和架在肩膀上的木杖,都随着库丘林的步伐有节奏地舞动着,无一不在言说主人的好心情。

对……对这个人来说是例外吧。骑士像往常一样,压下了自己的困惑。对阿尔斯特的光之子来说,世界的确是随着自身变动的所在。

库丘林是尊贵的王女生下的孩子,父亲是光之神鲁格。出生后被慈爱的养父照顾长大,从妖精冢中来到人世——比人世的任何人都更强壮,更优美,也更加完满,只要阅读过这个人前半段的人生,就会毫无疑问地赞同这样的意见——他,会成就人所不能达到的境地。

以人之身达到非人的境地。

但是,不算上后半段的话的确是能够这么认为。库丘林的……梦也终于会有醒来的一天,在那之前,他会被更加浩大的梦境所钟爱,那就是死亡的女神莫瑞甘。

“哦,对了。”

走在前面的库丘林停下了脚步,陷入深思的骑士不得不保持身体平衡,避免撞上这个随性的主人。突然的发问虽然让骑士措手不及,但他还是藏起自己的所想,谦卑地低下头等候指令。

路况不良,体力和魔力都运转良好,在天黑之前到达影之国应该不是问题。对库丘林停下脚步感到疑惑,骑士问道。

“怎么了,我的御主。”

“虽然交换了契约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既然是尊重荣誉的战士,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号吧。”

啊啊……还真是和那时候一样。原本以为是信仰集结变成的英雄,多少会和本人有些不同,没想到,这方面相似的程度有点过分了啊。

骑士还没有愚昧到会将现在的库丘林和那个时空的Lancer弄混的地步,所以,这次他收起了嘲讽的笑容。

“我的名字是——”




啊啊,又是遥远的梦境。

梦是可怕的东西。父亲如是说。

只有到了具有一定年纪的时候,才会体会到过去的自己所有的梦是多么天真吧。但,无法越过自己去说,那是不美的东西,那是错误的东西。和错觉一样,人类对待这类幼稚的梦想的方式也截然不同,有些人会被那梦吸引,最后被梦蚕食。

就这一点而说,父亲所说的话没错,梦是可怕的。

沉浸在阴影中,连脸都无法看清的父亲手中握着练习用的竹刀。这是一日的间歇,指导完每日的剑道练习之后,我说了昨晚噩梦的事情——被不知名,自己也忘了的东西吓醒,昏头昏脑地爬出被窝而感冒的事情。

那时,父亲好像想到了什么,在安慰我之后,给予了这样的指导。

关于梦,和梦的事情的指导。

父亲垂下竹刀,这么对我说。他的表情很严肃,又好像,是在给自己做什么总结。虽然我并没有留意,在那之后父亲露出这种总结般的表情的时候越来越多了。我想,可能那个时候,父亲就快死了吧。

没有过多的悲伤,只是认识到了这一事实。

父亲是我一直仰慕的人,我一直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——奇迹成就之人。所以,我像是侍奉师父一样,聆听着父亲生命结束前的教诲。

——士郎,别被幻象所迷惑。梦想是珍贵的,因它而生出的梦也是一样。做梦的权利和人都是珍贵的。

父亲继续说道,这次,他的声音里带着对自己的责难。

——梦……有实现的一天。当然,也有醒来的一天。无论是朝着梦想去努力,还是从梦中醒来,都需要参考自身和他人的境况进行下一步。

——天真的梦想,未必没有实现的价值。因为追寻梦境而去衡量他人的价值,这是错误的。

不用父亲说明,我能够想到结果是什么。走错路的梦,和弄错了人的梦,导致了大多数人的悲剧和死亡。那个时候我能够如实地了解这些结果,是因为父亲从燃烧的瓦砾堆中把我救出来的原因。

不自觉地,我把自己所看到的噩梦一般的景象,和父亲所说的可能的后果进行着对比。

在那里的话,地狱所具有的风貌,一切的事情都相当明晰。如果梦想走上不正确的道路,或者拥有它的人实现之时从内部产生错误的话,就会导致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
啊,好可怕,我不禁这么想到,同时也感觉到一阵想要去做点什么的急迫心情。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,想对那些人伸出手给予援助。父亲的见闻很丰富。通过他,能够知道世界上每天在发生的事情。每当听到不好的事情,父亲都会变得相当忧虑,甚至有点焦躁和冷漠。

他一定是在为了自己不能亲身赶过去而难过吧。

那一刻,我希望能够努力,努力接过父亲身上背负的东西。我也想成为能对陷入灾难的人伸出手,切实地给予救援的人。

因为,父亲是成就了奇迹的人,是将快要死亡的小孩救出地狱,给予了名字和“活着的卫宫士郎”的奇迹的人。

在我的心中,父亲就如同英雄一般。

我也想成为父亲那样的英雄。

父亲把我抱在怀里,带到温暖的房间里时,他喃喃自语着,仿佛隐含着我所不知道的魔力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。

——英雄是有期限的东西,梦想也是一样,过分天真的梦虽然包含了人最渴望的诉求,但将之具体实现的道路,在长大之后就会变得怪异而狭窄。同样,英雄只能在小的时候稍微扮演一下,长大之后,英雄就不再是可以实行的道路了。

父亲低头微笑起来。

他说——我曾经,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呢。



评论(1)
热度(16)
© 天之逆月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