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ate/stay night】【枪弓】无鞘之刃和受训之犬

——无鞘之剑——

 

那是,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
以人类的身姿来说,骑士走到的尽头已经太远了。不过,那段旅程也逐渐趋近终点,所以,骑士的存在也算是暂时被容许的事情。

他的末路,最后抵达的是这样的地方。

——炼铁的山丘上,曾经不可一世的骑士得到那个结果,然后一直磨耗着自身。

骑士的武装,赤色的圣骸布如同火焰一般拍打着他的身躯,这幅景象,就好像火焰在锻造着骑士的身躯一样。

身为剑骨。

对他来说,已经将身、心、体都交付于剑,居于这样空无一物的剑的世界,也并没有多少违和之处可言——就是这样的生活方式造就了现在的他,所以,也相当习惯那样的空虚。而且,依靠着剑,骑士以是成为无铭的英雄。

无人知晓的英雄正如本身持有的那属性一样,也化为剑的造物。

关于英雄之名,还有其他的名号可以赠予骑士。那都是他还活着的时候,或是亲近,或是根本陌生的人赠予他的东西。

——无人供奉的救世者。

——杀人如麻的正义的、伙伴。

骑士生前得到的就是这样的东西,因为人们的期望,死后成为了英雄的他,也依旧以此自嘲。

前半段是世人对他的印象,无论是爱着他的人们,还是厌倦了他的人们,都已经化为尘埃。后半段,是骑士给予自己的信念——空洞的内心叹息着的唯一之物。

今天,骑士在山丘上刺下剑。

今天的剑,是无数的剑的复制品之一。骑士的工作就是使用剑,同时也被另一双手使用自身的力量,骑士的用途如同他所制作的剑一样。单纯,重复,分辨不出善恶,仅仅是被使用着这一点可以得到确认。

工作没有尽头,因为,剑的数目也是无尽。这样的时间漫长到近乎永远,直到骑士自身消灭的另一个尽头为止,被当做工具的日子也不会结束。

然而,这样的事情,骑士未曾嗟叹过后悔的念头。

从很久的时间之前,他就已经决定,要将自身锤炼为能令某种“愿望”得以实现的机械。骑士一刻也未曾停止过锻炼,一刻也未曾后退。当然,骑士也一刻都未曾败北。

然而,骑士想要实现的愿望,还是没有实现。久远的时代过去,连他都已经忘记当时黄金的朝霞。不断不断地,以空虚的心迎来相同的黎明,骑士自身已经走到尽头。

从某种意义来说,他是常胜的英雄这点并没有错。凭借着对自己的锻炼、意志坚定、后天的经验和描绘于胸中的设计理念,他也能避开数次的死亡,最终达到了这个领域。骑士的确是付出了努力和心血,要考量的话,无论哪个方向——毅力还是才能,骑士也都具备将之十的数目,发挥为百的技能。

那到底是为什么,愿望没有实现呢?实现它的机器是暂时性的完美个体,简直是专门为它而生的东西。要实现的愿望本身,也是人类所期望却忘记了的事情。

愿望没有错。这是确信无疑的。

——那么,就是作为机器的我错了。

骑士注视着自己的末路,头脑却冷静的像是别人一样。和其他抱有远大理想的人不同,他所期望的,一开始就是被人们视为微末的事物。但是,那结果——

骑士理所当然地失败了。他想要看到的东西,也因为他而失去了光彩。

接下来的事情,要回到开头。

被遗弃的英雄孤独一人,重复着锻造自身的工作。骑士唯一的用途,就是静待着世界将之再度召唤的命运。

 

——受训之犬——


阴影覆盖的城塞外,是空无一人的荒原。遍地洋溢着魔力的土地上只有亡灵和水中精灵的存在,是人所不能踏足的魔境。

——影之国。

传说中被视为离开人世的国土,凡人要达到那里只有踏上死亡这一条路。除非具有特别坚定的意志,和非凡能力的人才能破除路上的障碍,最终到达由不死的女王斯卡萨哈统治的城塞。那样的人寥寥无几,就算真的有那样的英雄,也会因为畏惧死亡的命运而不敢踏进此处的魔境。

人世有多么可贵和脆弱,生而为人的人之子就有多么依恋这样的生命。

所以,女王的门庭虽然敞开着,但却很少有人前来拜访,除了那些渴望着超脱于常人的武艺的女王的学徒,还有为魔枪之名所诱惑而前来的战士。

直到最近几年,有一个年轻人走了很长很长的路,前来向女王拜师学艺。


评论
热度(24)
© 天之逆月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