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门扉关闭吧。

【FSN】天空之下、大地之上

“为什么你、你已经……archer、明明你已经……”

少女的声音含着苦痛和哽咽,却不是为任何人、也不是为了任何事而感到悲伤。

只是像往常的她一样,为什么感到不公平一样——为了自己以外的“某事物”而流泪。

啊啊,少女很聪明。

和认识她的时候一样,她仍然聪明、强大、机敏,虽然稚嫩,却不肤浅。是个好女孩,最终会变成一个好女人吧。

尽管还是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,尽管现在还能轻易地被“卫宫士郎”打动。但、她那颗清醒敏锐的心是不会改变的。

——她比谁都要先一步抵达答案,看穿了骑士的命运。

少女喉间发出抽气的声音。难以忍受、说不出口、令人作呕,恐怕正是她此时的想法——那张惹人怜爱的脸上,正因为可...

十粉福利,随意点题

如题。

请在下方留言。

【FATE】【片段灭文】【枪弓】弓兵痴汉电车

  lancer握住archer的脸,极认真地看过去,看到眼底神色一览无遗,要把archer前生后世来历都看个干净,弄清这不着调的弓兵是从哪里来的恶鬼,偏偏和他缠斗在一块。

  archer被他看得不自在,摆摆下巴要挣脱那两只钳子样的手,却突然眼前一暗。

  嘴唇上穿来湿润的感觉,有点咸。像是汗水,又像是血。只是没有那么甜。

  早班车还没开,静静地停在车道上。私下无人,禄山之爪蠢蠢欲动。lancer慢慢地吻过这男人每一寸脸颊,带情欲也像是嘲讽,吻的两个人的肌肤都慢慢烧起来。分不清怒气还是欲火。

  好男人,archer钢一样的侧脸绷直了,冰冰凉,不近人情,好像从不曾在世上生活过。但眉...

【fate/stay night】【枪弓】无鞘之刃和受训之犬(2)

人在幼年的时候,都有世界围绕着自己旋转的错觉。骑士对这样的说法不置可否。有人能将这份错觉延长下去,有些人却早就醒悟了——世界是一片的混沌,而且还善于欺骗有所求的人类。

世界并不是围绕着人类旋转的游乐场,这一真理,如同梦中的远景一样晦暗不清。那到底是人类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掩盖呢?骑士思索着,人类如果不感觉自己是重要的就无法活下去,但在死亡面前,人人平等。

库丘林就在眼前,朝日升起,泥泞的道路不能阻碍他们的脚步。骑士迟钝地,抬起眼睛追随着自己的主人。飘动的蓝色披肩和架在肩膀上的木杖,都随着库丘林的步伐有节奏地舞动着,无一不在言说主人的好心情。

对……对这个人来说是例外吧。骑士像往常一样,压下...

【fate/stay night】【枪弓】无鞘之刃和受训之犬

——无鞘之剑——


那是,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
以人类的身姿来说,骑士走到的尽头已经太远了。不过,那段旅程也逐渐趋近终点,所以,骑士的存在也算是暂时被容许的事情。

他的末路,最后抵达的是这样的地方。

——炼铁的山丘上,曾经不可一世的骑士得到那个结果,然后一直磨耗着自身。

骑士的武装,赤色的圣骸布如同火焰一般拍打着他的身躯,这幅景象,就好像火焰在锻造着骑士的身躯一样。

身为剑骨。

对他来说,已经将身、心、体都交付于剑,居于这样空无一物的剑的世界,也并没有多少违和之处可言——就是这样的生活方式造就了现在的他,所以,也相当习惯那样的空虚。而且,依靠着剑,骑士以是成为无铭的...

【fate/stay night】【枪弓】月之雱

Lancer大踏步走向那扇早已熟知的门。

作为英灵而暂居于座上,仅仅作为人类历史上的现象得到保存的,就是他们这些被称为“英灵”的人。按理来说,应该是无意识的历史的剪辑的集合,Lancer却步履轻快,毫不偏离目标,宛如箭矢一般笔直地射向门扉。

当然,那是预想的情况。

离archer的英灵座——一栋仿造着日式风格的馆舍还有十步远的距离时,伴随着弓弦的急鸣,黑色的箭矢从馆舍的瓦墙上破空而出,阻隔了Lancer的脚步。

Lancer抬起头,他想找的人就站在墙上,红色甲胄的高大男人稳稳地站在墙头,正随着箭的射出收弓回气——仿佛遗憾破坏了弓的满圆一般,叹息着将弓垂下。男人所做的动作被称为弓道中的“...

© 天之逆月|Powered by LOFTER